325棋牌游戏:dota敵法師我的大學上了DOTA每個人心

发布日期:12-02 作者:admin

  • 正文内容
  • 相关推荐

文章作者:老2白

U9原創徵稿:

徵稿遊戲類別:Dota2、自走棋(含手遊)、絕地求生、Apex英雄

高中是在老家小縣城上的,那個時候網絡還不發達、手機還沒有智能化,網吧是學生趨之若鶩,老師防不勝防的地方。不用身份證,~3塊一個小時,網吧成了學生娛樂消遣的最好去處。第一次被朋友帶去網吧,因爲以前沒去過,也不會玩遊戲,朋友在玩DNF和CF,帶著玩CF,玩了一把,把我轉暈了dota敵法師,趕緊下樓去了。之後再去網吧就是看NBA,一遍一遍的看…

2019年上大學,舍友是七個素未謀面的老逼,小虎、啊龍、二淫長、豬頭肉、熊哥、小強、小明。第一次宿舍聚餐,吃完飯小強要去網吧,也許是好奇,也許是無聊,又或許覺得高中被束縛太久,大家紛紛表示贊同。除了熊哥和小強熟練的開機、開遊戲。其他我們幾個真不知道要幹嘛,熊哥在打CF,因爲以前玩吐過我沒有興趣看。倒是小強在玩什麼?我湊過去仔細看,看半天沒看懂,我問他,他說是DOTA。DOTA?沒聽過,更沒玩過啊。就這麼無聊的過了一個晚上。剛開學不上課沒什麼事,小強又約去網吧,因爲實在沒事幹我就陪他去了。我說教我玩DOTA呀。

林軒卻一直將它閒置著,仿佛早已遺忘掉了。可能麼?答案當然是否定的。林軒那麼做,僅僅是故布疑陣而已。好鋼要用在刀刃上,既然偷襲,就更要出其不意,而對於九宮須臾的威力,林軒亦是信心十足,寶蛇就算是真魔始祖,挨上一劍,不死也會脫層皮。這一次,真的是變起倉促,林軒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接連發動了幾次威力十足攻擊。

他在11平台給我註冊了帳號,就這麼放心大膽的帶著我打了第一把天梯,我記不清他玩什麼英雄了,他說你玩個簡單點的,到6級打架放個大就行,給我選了個潮汐獵人。不會看地圖、滑鼠亂點、分不清敵人隊友,更不會買裝備合裝備,隊友噴我我都不知道。根本不知道怎麼玩,不知道瞎逼逛了多久,跟他說我到6級了大招怎麼放。他說按下V就行。於是,於是我就在泉水門口重重的按了下V,放下了我人生第一個空大,我想我打DOTA經常空大可能跟這有關吧。

他嫌我太菜讓我玩玩單機練練英雄,影魔、劍聖、敵法師和小火槍是我玩的最多的英雄,一去網吧就單機,每次選到小火槍都要跟著他說那魔性的台詞ya ha ma ta re have a 、Time to go、Shoot to 剛開始還不知道他說的是啥,就亂說,玩得不亦樂乎。再後來,成功把宿舍的小明和啊龍拉下水,兩個比我還菜的菜逼。

不得不說,遊戲這個東西 ,真的講究天賦。這在我們四個上體現得淋漓盡致。首先操作跟不上,多操英雄(德魯伊、地仆師、陳)根本按不過來;其次意識跟不上,不知道英雄強勢期,經常被抓,優勢一波被翻,四個人配合都很難。雖然說勤加練習能提高遊戲水平,但像我們這樣沒有經過特殊訓練,僅僅靠玩遊戲來提升還是太難。因此我們在一起玩了四年11平均水平1300左右,不過就圖一個開心。

說說我們四個吧。小強玩得很早了,會玩的英雄很多,當然也是水平最高的,11在1600上下。會帶節奏,但是打法比較激進,特別是看了鼠大王的視頻,什麼英雄都要走中,中路1V1常常能打出優勢,但也經常上頭一崩到底。小明是典型的手殘黨,小明的三手絕活(實際上就只會玩三個),牛頭、潮汐、PA。關鍵團總是見不到他人,小明最經典的一句話,「按不過來,按不過來」、「按錯了按錯了」。啊龍是個怪胎,任何英雄在他手裡都是輔助,最擅長的就是包雞買眼,遊走gank,不搶大哥一兵一線,不吃大哥半點經驗,卡爾一個天火一個隕石走天下!選個幽鬼追著醬油砍。不知道從哪裡看來的視頻,練了一手絕活炸彈人,不催不黑,教材級別的絕活,只要他拿炸彈人,一血穩定他拿,而且勝率很高。啊龍還有三個絕活,巫妖、船長和卡爾,當然都是輔助型。至於我,由於之前玩了大半年的單機,所以補刀比較紮實,擅長塔下正反補控兵線,喜歡刷。正是因爲單機玩多了,常常把對手當電腦人,經常莫名其妙被抓、刷了送。不喜歡玩中單,常常被壓,喜歡打三號位抓著對面大哥錘。天梯1400左右。好像沒有什麼絕活,都會玩,但是都不精,一段時間喜歡某玩幾個英雄。

真是懷戀那段無憂無慮的時光,四個人一起起牀,一次上課、一起吃飯、一起打DOTA。只要出了宿舍走到哪都是4個人抱團,各種吹逼,「哎,我那把烈士路女王吊吧,大腿」,「小明是真幾把菜,牛頭大了再跳老子真是操了」,「小強的小魚送了20次,老子差點把他頭按進顯示器里了」,「不多說好吧,陳龍的絕活卡爾」

那個時候我們喜歡看鼠大王、2009、小爺不狂還有屠夫啊川的視頻。最愛的是劍雪封喉的DOTA回憶錄,一遍一遍的看,很多台詞我都能背下來。看完視頻就喜歡練幾把。後來我漸漸喜歡看比賽的視頻,特別喜歡那個sylar、yao、xiao8、DD和ddc時期的LGD。那會sylar才20歲不到,真是好羨慕。在一次英語課上,有個關於如果生命只剩下三個小時你會做什麼的討論環節,同學們大都回答給家人朋友打電話、看看老照片、表白暗戀對象等等,到小強時他回答到,在宿舍打最後幾把敵法師,說不定能拯救世界。老師又問我,「你呢」。我說和小強一起拯救世界。老師無語只能說到你兩真是對好基友啊。2019年,基友和我放假都沒回家,美其名曰在校做兼職。全程目睹戰隊敗者組1穿7奪冠,決賽那天兩人翹班,守著電腦。每次遊走gank到人或者打贏團戰,我們就狂拍桌子,送!送!的聲音直接傳到1樓門衛,阿姨以爲我們在打架帶著保安上來警告我們。Mu神的帕克讓我印象深刻。

因爲沉迷遊戲,冷落了女朋友,1000多公里的異地戀本來就很脆弱,當對象畢業後工作,我們的聊天越來越少,我甚至變得有些敷衍。也許是在我身上看不到希望,也許自己一個人在外累了需要陪伴,就這樣漸行漸遠!我想你了,可我,一定不會對你說,保留一分桀驁,有些旅途,真的只能一個人去走。我想你了,可是我不能對你說,就像開滿梨花的樹上,永遠不可能結出蘋果。我想你了,可是我不能對你說,就像高掛天邊的彩虹,永遠無人能夠觸摸。我想你了,可是我不能對你說,就像火車的軌道,永遠不會有輪船駛過。我想你了,可我,真的不能對你說,怕只怕,說了,對你,也是一種折磨。

畢業那天,沒有聚餐,沒有送別,應了那句「既然相遇是偶然,又何必在意離別時的突然」,大早上小強就爬起來,點滑鼠和按鍵盤的聲音雖然很小,但我聽得清楚。他沒有叫我,默默的玩了一把,叮叮咚咚的收拾著電腦和衣服,拖著行李箱走了。許久,發來信息,「走了,老2白(我遊戲ID,之後一直這麼叫我),江湖再見」,畢業後我選擇繼續讀研,宿舍其他人都選擇工作賺錢,畢業後到現在我們四人齊的開黑只有兩次,兩次,讓我開心了兩個星期。更多的是我約小強或者小強約我兩人黑,我們也從DOTA1轉玩DOTA2。

到今天,啊龍和小明已經徹底不再玩DOTA了。而小強和我,就像是一輩子的羈絆,對於DOTA有說不完的話題,地圖更新了他要發給我,選手轉會、中國隊奪冠也要逼逼幾句,「中國隊現在打的是個幾把,要不我兩復出吧」,「哎,兄弟,LGD叫我去打C啊,我準備過去了,記得看我表演」,我想操作兩千分,意識上9000的雲玩家大概說的就是我們。TI8 LGD失利,他心灰意冷,約他打遊戲都不出來,說失望透頂,以後再也不玩了!果然約他幾次都拒絕(因爲換手機了找不到聊天記錄了)當然,真香定律是逃不過的!我們就像是耐得住寂寞,守得住貞操的女子,對DOTA始終如一。大學時期吃飯睡覺打DOTA,讀研期間成了吃飯睡覺做實驗,幾個月甚至不會打開客戶端。雖然三年期間玩的場數屈指可數,但是從來沒有離開dota,游久網是我常常去逛的網站,每日吊報更是從沒有落下一期,微博里關注的也都是DOTA職業選手,每天在實驗室幹完活晚上回宿舍最開心的就是看ob對黑;16年wings奪冠,看得我熱血沸騰。畢業後又慢慢拾起當年的熱愛,總是在某天下午,微信簡短的對話,約上三五好友,打開yy,打開DOTA2:

了。想要解開封印,必須以阿修羅王族的血脈爲引,冰魄這話。絕不是危言聳聽,否則,若沒有這個掣肘,她又不傻,幹嘛將這天大的祕密說於自己聽啊!冰魄敢這麼做,必是吃定了自己得到寶物也沒有用途,這一點,寶蛇心中有數。既是如此,她也就不做什麼非分之想了。老老實實輔佐冰魄尋找寶物,到時候她吃肉自己總也會沾光有湯喝。

「今天贏三把不過分吧」,

「不過分不過分」,

「現在這些逼這麼厲害?」,

「你這把劍聖真菜」

「菜是菜了點,但是火貓罵我,我要舉報他」

「贏一把好吧,求你了」,

「ok,終於贏了,走了走了,明天還要上班呢」

雖然輸多贏少,但卻樂此不疲!

迪士尼Major賽事專題報導:

更多內容: